本篇文章1732字,讀完約4分鐘

很多人可能無法想象“穿越”主題素材的網絡作家可以轉型寫科幻主題素材,獲得年度“中國好書”獎。

這就是桐華。

最近,她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不僅再次談論了名作《步步驚心》,還談論了自己現在的生活狀態。

“步步驚心”是那命運的列車

對很多網民來說,桐華這個筆名最初和穿越劇緊密相連。

作為中國大陸早期《穿越劇》的原典作者,《步步驚心》一直被認為是現象級作品。 當時的網文不僅很受網民歡迎,在此基礎上改編的同名電視劇也取得了良好的成績。

回顧十幾年前的創作,桐華形容為“改變生活”的作品。

她這樣形容當時的創作狀態。 “當時很原始,放下筆的瞬間其實是自己找工作的,所以我在網上發了消息。 我覺得大家玩得開心就好。 沒有目的性,唯一的目的是自慰。 平時最喜歡看電影、看電視劇,看的時候吸收了,突然開始輸出了。 ”。

“那是本能吧”現在命運的列車遠離的時候,桐華認為“步步驚心”是她當年坐火車的時候了。

“你坐這趟列車走了。 但是,那一刻,自己沒有注意到坐了這趟列車。 ”。

電視劇《步步驚心》的海報。

出于好奇心試試新主題的素材吧

“步步驚心”之后,桐華一直沒有集中在“穿越”的主題素材上。 她涉獵的主題素材完全可以用“多樣性”來形容。 也有童話、神話類、都市生活主題的故事。

獲得“中國好書獎”的“散落星河的記憶”是以科幻的要素為背景的。 用她自己的話來說,繼續嘗試新主題的素材是出于好奇心。

“我希望所有的故事都能讓我自己興奮。 一個東西重復了,就不能讓我興奮。 如果沒有一點新鮮的東西,我會興奮,覺得大腦會活躍起來。 ”。

比如“散落的星河記憶”,是她看電視發現的“興奮”主題的素材。

“我記得當時看了一些節目和基因有關。 一個是科學家在海島上進行實驗,通過基因改造來控制島上的蚊子,另一個節目是用基因尋找古代人的子孫。 正好看到這些東西,我覺得很有趣。 ”。

在寫這件事上,她也遇到了卡盒那里。 寫《云中的歌》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寫不出來,心里想過很多故事,文案好像不聽你的。 我必須想辦法用文案表達各種想法”。

但是她好像還想試試新副本。 桐華最近認為有一天應該挑戰寫男性觀點的故事。

電視劇《云中歌》的海報。

“別人家的孩子”

但是好奇心只是開始。 桐華總是能把這種好奇心變成真正的作品。 這可能取決于學習能力。

進入大學前,桐華的各人生階段“完成度高”——好好學習,考了年級第一名,進入了北大光華管理學院。 簡單來說,這應該是標準的“別人家的孩子”。

她在早年的采訪中說:“高中三年級的時候,大家都在讀復習資料,我還在讀小說。 學校在2年前結束了高三的課程,所以高三在1年里重復了之前的知識點,但是之前的知識沒有忘記,所以很無聊。

到了大學,她還喜歡看小說和看電影,可能睡在宿舍的床上。 在她的印象中黃易的作品那時讀完了。

桐華說,只有在考試前,他才喜歡每天睡覺,想把自己從看小說、看電影的狀態中拉出來。 “每天早起復習功課,努力讓自己合格。 從這個角度來說,我應該是北大學渣。 ”。

《散落在星河中的記憶》的封面。 回答者的提供圖

“斜杠青年”

在嘗試了很多主題素材的寫作之后,桐華還負責了多個影劇的策劃、編輯。

用一個身份定義桐華不太容易。 她自己也不是偏向于這些身份中的某一方,而是樂于制造“斜杠青年”,有多個身份。

在她看來,這樣的身份轉換其實是自己生活狀態的轉換。

“寫作是關閉的狀態。 我寫的時候,朋友來了,我不想見。 因為我想這破了寫的日元。 我不想讓他們進我的圈,我也不想離開這個圈,所以把自己的框進那個圈。 ”。

《散落星河的記憶》小說她寫了將近兩年。 “在這個社團呆兩年,我覺得有必要見人類。 ”。

所以寫完這本書,桐華就會切換到電影制作者的身份。 “那是普通的上班族狀態,有同事,有項目壓力。 每天不僅有和編劇的信息表現,還有和企業和上司的信息表現,很多人開會,處于和寫文章完全不同的狀態。 ”。

她的習性是在文章中釋放感情,對工作很細心,但對于改編自己的作品,桐華是很糾結的。

“寫小說是把自己的一切都納入這個故事中的。 電視劇和小說完全不同,如果是以自己的作品為原作的話,必須打破自己的東西重新制作是很痛苦的。 ”。 (記者宋宇晟)

標題:“從《步步驚心》到科幻小說 作家桐華的“斜杠”人生”

地址:http://www.okradiatorandair.com/lyjy/21428.html